中国式母亲:刚强、细腻、独立

编辑:曾强日期:2017-03-08

在中国几千年的传统儒家文化中,“孟母三迁”、“岳母刺字”等故事流传至今,反应了中国传统母亲的形象。都说母亲是孩子的第一个老师,对孩子的一生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在北京理工大学中外家族企业联合研究中心主任裴蓉教授看来,家族企业中的女性群体,因家族企业的家族特性而蕴含着很大的角色空间,女性担负着培养家族企业下一代接班人的使命。

那么在家族企业新生代眼中,自己的母亲是怎样的形象?本刊记者采访了《财富的孩子》作者王大骐、安徽森隆集团总裁黄皞、厦门和伊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涂隽吟。在他们的眼中,母亲是朋克式的孟母,是董明珠式的女战士,是内柔外刚的。

坚强的女战士

“我妈从不敷面膜、不做美容、不化妆,平时买衣服都是300块以下,在我眼里她就是个男人。”谈起母亲,王大骐坦言,这是一种很复杂的情感。王大骐的母亲,早年是大学老师,后来跟着父亲一同下海经商。“她从小基本上一个人长大,父母亲都很忙,亲人也比较少,没有家的概念。所以她很没有安全感,用我爸的话来说,她是一头独狼。包括大家一起出去旅游,她经常走着走着就不见了—自己拍照去了,过几个小时自己又回来了。”

王大骐的记忆中,小时候父亲在内蒙古工作,每次一去就是三年,兄弟俩基本上是由母亲带大的。“记得我们三岁时,那时候我妈和保姆轮流带我和弟弟,有一次我妈突然两眼一黑晕倒了,我们这才知道妈妈因为太累休克了;在广州上幼儿园时,每次下大暴雨,她还是骑着自行车,前后各载一个送我们上学,广州的父母们看到这一情景吓了一跳说:北方娘们儿真是彪悍。”

在黄皞的记忆里没有见过母亲流泪。即便是出国留学在机场的送别,连父亲都哭了,母亲也没流泪。“母亲能陪着父亲创业一直到现在,经历这么多风风雨雨,没有一颗强大的内心是做不到的。”令黄皞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母亲因为患有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去北京做了足足13个小时的手术。因为手术中出现事故,导致在恢复期间神经出现问题,被医生告知要重新再做一次手术。当时母亲听完之后,眼睛都没眨一下,直接说道:重做就重做呗。

涂隽吟的母亲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在她眼中,母亲总是坚强的。“她工作上很拼,曾经因为投资矿业,自己进矿洞考察。”但在涂隽吟记忆里母亲也有脆弱的时候,“她被检查出有子宫肌瘤,需要去检查是否有癌变,当时她不敢去拿体检报告。”

也正是因为母亲的这次经历,涂隽吟意识到女性的健康是不容忽视的,在自己当了母亲之后,她发现女性月子期恢复对女性一生的健康有重大影响,经过一系列考察之后,她决定投身母婴行业。

用细腻的爱守护家

黄皞说,母亲在父亲决定创业时,放弃了在国有企业做会计的工作,选择帮助父亲。“与大多数夫妻创业模式不同,我妈主要是起辅助作用,负责一些公司在财务方面的工作,做好后勤保障以及照顾家庭,让我爸没有后顾之忧。”

在黄皞眼中,母亲贤惠、大气,是典型的中国传统女性。她总是把家庭的每一个人照顾得很周到。“无论家里条件是否好,在价值观上她总给予我正确的引导。常对我说:儿子,你是最棒的!这让我很自信,且每次家庭聚会都是她在张罗。不止是对家庭的照顾,我认为她对家族企业的成长起到的作用不亚于我爸。每当我爸与公司员工产生矛盾时,她总是积极去找员工沟通,起到了润滑剂的作用。”黄皞说。

令涂隽吟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母亲在她读高三时,选择专心照顾家庭,停下了全部的工作。“从我记事开始,母亲因为工作很忙没有时间照顾我,同学们上下学都有母亲接送,我却是奶奶和阿姨接送。我总感觉自己被忽略,变得越来越叛逆,我高三的时候她选择专心照顾我,做一个好母亲,我觉得这对她来说是一个相当不容易的决定。”涂隽吟说。

在王大骐眼中,母亲的爱一直是焦虑的,她总是很担忧家庭的未来。“在我家,我爸属于进攻型,我妈是防守型。我爸看可能性,我妈是看不可能性,总是质疑一切。因为成长经历孤独,她对我们这个家很用心,我们就是她的一切。”

在王大骐16岁时,因为严重偏科,并且极度反感中国的教育体制,母亲把他送去美国读高中,在美国的那段时间,母亲每个礼拜会定时给他写邮件;每年王大骐生日时,母亲会把他这一年的照片做成影集;因为感觉和王大骐无法沟通,会特意去上他最近上过的课,寻找话题沟通。“她会很用心地跟踪你的情况。在三年前,她在北京东五环给我买了一层写字楼。对我说如果你活不下去,以后还能靠收房租维持生活。记得我第一次做活动,她虽然没有到活动现场,但在活动开始之前,她怕座位不够坐,自己去宜家扛了三十把椅子回来。”王大骐说。     

新中国女性

涂隽吟从小听母亲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女人一定要独立,追求自我。涂隽吟坦言这句话是自己选择创业的初衷。而在王大骐看来,母亲是一名典型的新中国女性,特别渴望得到女性身份的认同和尊重。“她不会顾及任何场合维护女性的权利,时常很严肃地对着我爸说:你不能这么对我讲话。我爸经常带她出去看项目、应酬时,往往只有她一个女人坐在饭桌上。当老板在饭桌上大谈男人的优越感时,我妈当场就怒了。” 

在王大骐眼中,母亲非常爱学习,平时会参加许多私董会,每次都会很认真地做笔记。“她有一次去美国上课,上课时一直在弄手机,教授一直以为她在玩微信,结果下课后,发现是一篇完整的图文并茂的笔记,大家都惊呆了。”

王大骐说,春节期间母亲告诉他:“我现在在考虑寻找自己新的人生方向了。”

黄皞的母亲目前是家族企业山东分公司的财务总监,在公司很多员工称她为“工会主席”,因为在辅助丈夫创业的20年来,她一直注重维护公司员工的权益,例如带薪休假、每年组织集团旅游。在黄皞看来,对于家族企业而言,能公平公正地对待每一个员工的想法其实是很不容易的。


新刊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