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税改革是否会成为资产配置的新风向标?

编辑:王文星日期:2018-07-06

2018年6月19日,财政部公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对现行个人所得税法不适应深化现代财税改革需要的内容进行了修改,补充和完善了保障改革实施所需的内容。

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的公布,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在国内掀起巨大的波澜,也激发了高净值人群对于“资产配置和财富管理在新的税制改革深化情形下应何去何从”话题的高度关注。对此专业人士审慎提出:高净值人群要及时梳理和重新审视境内外资产配置、投资架构、商业安排和利润归属的合理性、合规性和合法性,以降低税收带来的反避税侦查的风险。

中国目前的个人所得税制实行的是分项税制,虽然税收筹划的空间没有欧美发达国家完善又复杂的综合分类税制那样宽泛,但是,对于高净值人群税务筹划问题的讨论仍然存在着必然性和可操作性—比如从个人所得税的角度来看,人寿保险的理赔金就可以免缴个人所得税;而从财产持有阶段的税制来看,人寿保险的理赔金又为缴纳将来有可能出现的遗产税提供了税源,也为代际传承后的遗产再次出售提供了所得税的对冲税源,因此这也使得保险在“新税收时代”占据了资产配置中更为重要的位置。

 个税改革将影响财富管理结构

世界许多国家在2017年不约而同地开始了税制改革筹划,顺延至发布期,2018年已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国际税改年。国际税收环境风云突变,国内税改步伐也快马加鞭,深化税制改革,健全地方税体系和逐步提高直接税比重,成为当前中国税制改革的首要任务。

事实上,中国推行的不仅仅是单纯的减税方案,而是以降低宏观税负为方向的深化税制改革,是落地以自然人税收征管为主的改革。2018年3月“两会”正式推出了对现有《税收征管法》和《个人所得税法》的修订工作和加快推进《房地产税法》的立法工作。“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增加低收入者收入,调节过高收入,取缔非法收入”成为税制改革的方向。《房地产税法》立法的提议,使得中国将开始一个“新税收时代”,中国自此将会正式出现自然人财产持有阶段的税收,这将会大大影响中国高净值人群资产配置和财富管理的结构,传统的理财观念需要快速的调整和转型,以便早早筹划应对新的税收政策和法律法规带来的冲击和影响。

在大环境的影响下,中国的高净值财富家族更需要持续不断地寻求完善风险保障、优化资产配置和安全财富传承的财务计划。也正因如此,人寿保险、年金保险、基金、债权、遗嘱、信托、权益类投资、固定资产投资等工具成为现代家庭完善财务税务和法律结构的基本构成要素。其中,保险是极具价值又非常灵活的理财工具。但值得注意的是,“保险姓保,保障回归”,保险不是短期逐利的工具,而是财富的替代、耐心的资本、长期的投资、深度的传富和最小化税收节税的工具。

 财富管理的核心是风险管理

面对新的税制改革和税制结构,结合国际税制的历史演变和发展趋势,无论是接下来中国对于增值税法的确立、个税和税收征管法的修订,反避税条例的完善和修订,还有房地产税法的立法,甚至按照国际税制的发展趋势,还是推行下一个阶段针对财产持有的税收,如赠与税、遗产税,我们高净值财富管理领域面对挑战应该如何去寻找下一个机遇呢?

在新的税收筹划时代,财富管理的核心就是风险管理,财富的增值和保值并不是如何挑选投资,而是分散投资,对冲风险。风险管理不是逃避风险,而是面对风险并有效地管理风险。税制改革将会在调节收入和财富分配的同时,增加单一资产配置在持有阶段的税负,使得我们在现有的资产配置下,财富有可能会面临税收征管后的缩水风险。因此,多元化和全球化资产配置成为分散风险、对冲风险的通常做法。

  税务筹划方案

【第一】 短期流动性风险保障的配置,如现金和定期存款的储备;

【第二】 2~10年中期创造财富最大化的资产配置,如不动产、股票、基金、 REITS等;

【第三】 10年以上中长期具有节税优势的资产配置,如年金保险、权益类投资、高端养老金规划等;

【第四】 考虑家族财富传承的终身规划,如人寿保险、家族信托、中国本土保险金信托、国际不可撤销人寿保险信托、慈善基金会等,这类型长期持有的产品配置不仅能够适用于身后传承需要,并且与前三个区间的配置明显具有不可逆转的代际传承意义。

资产配置同样也需要区间化的相互支撑,以时间换安全,以空间换保全。我们过去传统的资产配置从时间段简单来说就是短期、中期和长期性的资产配置。这样的模式在面对即将出台的财产持有阶段的税种如房地产税时,将会使我们面临税负增加后财产缩水的风险。因此,我们在借鉴过去美国财富管理领域经验的基础上,建议高净值人群可以采取以上四点。

 保险在高净值人群税务筹划中的优势

对于高净值纳税人来讲,税务成本一直是与综合资产配置和财富传承一起来被考虑的。因此,在财产持有阶段如果我们仍然使用所得阶段的“节税”筹划思路,必然就使得我们有多次纳税的感觉。所以,在财产持有阶段需要引入“节税+免税”的税收筹划理念,才能使我们的财富在代际传承的过程中,尽可能地避免税负造成的财富缩水或者损失的风险,最大程度地传承财富。在此方面,保险、信托、保险金信托、国际不可撤销人寿保险信托和慈善基金会等工具的有效综合使用是比较理想的筹划方式。

近年来保险越来越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尤其是高净值人群,更加看重保险的三个位阶功能,一是完善的风险保障,二是优化的资产配置,三是安全的财富传承。保险作为资产配置一个重要的金融工具,在深化税制改革的进程中,事实上扮演了极其重要的税务筹划功能。这主要源于传统人寿险的现金价值的累计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增长,在财务成本和税务成本方面的优势大大超越了任何金融工具和权益类的投资,尤其在代际传承过程中,成为不可替代的金融工具。

保险与税的关系随着中国税制改革的步伐,将会越来越紧密。这主要取决于保险是税务递延节税的最佳工具,收入递延节税的完善搭配,代际传承中免税和节税的最佳组合。有鉴于此,保险也越来越被人们接受,被视为个人和家庭财务计划中必不可少的基本要素配置。

面对全球反避税和全球税改的浪潮,中国深化税制改革和健全地方税体系,逐步提高直接税比重,因此我们的资产配置和财富管理游戏的规则已经被重新改写。但如果能够预先进行法律评估、完善税务规划、综合配置架构,选择专业的财富管理服务,及时制定保障传承计划,仍将可以在资产保全和财富传承之路上即使“黄河冰塞川,太行雪满山”,依然会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陈忠德:很多人有一个误区,认为人寿保险可以“避税”。事实上,不存在所谓绝对的“避税”。保险不是让纳税人绕过税法的立法空间或者灰色地带,而是指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利用保险合同法律关系的特殊性,结合国家对于保险行业和产品的特殊政策,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对财富安全、传承及节省或延递缴纳税收进行一揽子的筹划。

为了发挥保险的社会稳定器作用,鼓励民众提高抗风险的意识和能力,世界各国都对保险提供特殊的税收政策,比如,人寿保险受益金免纳个人所得税,对特定的健康、养老保险产品提供税收优惠,降低和延缓保险投资收入的税收政策等。因而,无论是在财富管理还是财富传承方面,保险的税收优势都是有据可循的。随着通过与国际逐渐接轨,中国税改的深入,保险对于高净值人群的税务筹划优势将更加明显,必然将在高净值人群的财富管理中起到更为重要的作用。

王文星  美国Anthony Chen CPA PLLC注册会计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和首席会计师,美国注册税务师,美国注册会计师

陈忠德  中信保诚人寿总经理助理兼任北京分公司总经理

中信保诚人寿保险有限公司于业内首创了高净值人士专属保险品牌『传家』,多年来不断持续创新,已经为数千位高净值人士提供了以保险为核心的财富传承解决方案。

新刊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