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文章

  • “身后传承”越早越主动

    受传统文化的影响,中国人避谈生死,作为生意人的企业家更是普遍选择“大吉大利”的做法。我们看到很多企业家都已经在积极地做着“身前传承”,比如,培养子女接班家族企业,为子女创业鼎力出资,为家人购买大额人寿保险,提前将名下房产、股权过户到后代名下等等。他们做这些事情时都认为是“大吉大利”,而谈及进行系统的...

    2018-04-02
  • 国人生死观:重置前先充值

    孔子说“不知生,焉知死”,“六合之外存而不论”,先哲们似乎早在数百年前就为我们定下生死的大基调—不能聊,不许聊更不要想。于是,从那时起我们开始回避说“死”,如若不小心说了些不吉利的话,还会被要求冲着墙连呸几声或者摸摸木头去晦气,这种来自我们文化基因里的束缚,让几代、十几代甚至几十代的人似乎都缺席了一...

    2018-04-02
  • 少子化进程中葬礼的变化趋势

    我在2003年3月访问上海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参访了上海市宝兴殡仪馆,上海市宝兴殡仪馆始建于光绪34年(1908年)。我隔着窗户观看室内的葬礼,当事家族的一个人发现了我并邀请我参加葬礼。葬礼现场只有二三十人,仪式本身也略显简单,我排在哀悼队伍最后,跟着大家围绕灵柩走一圈,表示对逝者的哀悼。简单的仪...

    2018-04-02
  • 辞路,人生中最庄重的一次行程

    所谓辞路,简单地说,就是鄂西山区的老人们在生前自己身体力行地举行一场“人生告别仪式”。在自觉来日不多的时候,他们会选择一个恰当的时间走访自己的亲朋好友,借此为自己和他们做一次正式的生前道别。辞路是对生前事的追述,对生后事的嘱托、交代,这样的形式对当地人来讲,着实是一场人生中最庄重的行程。

    2018-04-02
  • 生死摆渡人:我眼中的生与死

    她是还没走出校门的入殓师,他是家族从事骨灰盒设计30年的设计师,他是浮沉商海后开始思考死亡的体验馆创始人,在这些日日与死亡打交道的人眼中,生死到底什么?

    2018-04-02
  • 人世间的功课

    2014年姥爷去世,我在医院陪伴他度过了最后一周。 那是北京301医院的创伤单元八人病房。之前因为托了许多关系,一个月前第一次入院姥爷住在单人病房里。可是第二次入院条件却大不如前了,姥爷在最后时刻就连咳痰都吃力,我们一次一次地按铃,护士来了把吸痰器深入到他的喉咙里,拼命地往外吸,姥爷表情痛苦,不停...

    2018-04-02
  • 感悟生命的脆弱、财富的无力

    人生但愿无遗憾,而面对生死,总是万般不舍,如同谈了一场28年的爱情,其中的炽热、平淡、深情、温馨,随灵魂的远去变得毫无意义。

    2018-04-02
  • 钱多会加重对死亡的恐惧吗?

    最近20年以来,人类在科技、医疗等很多行业都取得了裂变式的创新与发展,许多以前的不可能渐渐变成可能和现实。这也似乎有理由让人相信,他们能依靠手中的钱与死神做交易,延长生命。因此有人说:人越有钱越怕死。因为技术可以延长生命,而钱能买来最尖端的医疗技术。而当有朝一日死亡和苦难降临,钱起不了作用时,相较于...

    2018-04-02

新刊推荐 更多

12345678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