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文章

  • 财富传承架构的三个必选项

    数据显示,国内的高净值人士目前的平均年龄在55岁左右,基于外部大环境的变化与复杂的内部家族状况带来的巨大压力,已经开始希望通过法律结构来对财富进行实质性的保护、传承及分配。睿璞家族办公室创始人郭升玺认为,家族办公室是对(超)高净值家族的完整资产负债表进行全面管理和治理的机构,而高净值人士选择家族办公...

    2018-04-02
  • 信托规划下的“财富”身后事

    人生有限,但追求无限或仅仅是可期的未来,往往是人之常情。尤其是经历了创富、守富阶段的高净值人群,如何保证财富的安全,持续传承财富,使财富跨越自己“有涯”的生命,达到“无涯”的承继,是一种长久存在的思考。

    2018-04-02
  • 设立家族信托要趁早

    生命脆弱,人生苦短。很多时候,在死亡来临的时候,我们却不得不面对各种未完成的事业以及各种未了的心愿。

    2018-04-02
  • 企业家应该怎样设立“遗嘱”?

    随着现代经济发展,人们财富的迅速积累,家族企业的发展壮大,对于家族企业和财富的系统架构设计和风险管理方案,成为企业家们必须提升的技能。而这其中,遗嘱是必备的重要工具。

    2018-04-02
  • “身后传承”越早越主动

    受传统文化的影响,中国人避谈生死,作为生意人的企业家更是普遍选择“大吉大利”的做法。我们看到很多企业家都已经在积极地做着“身前传承”,比如,培养子女接班家族企业,为子女创业鼎力出资,为家人购买大额人寿保险,提前将名下房产、股权过户到后代名下等等。他们做这些事情时都认为是“大吉大利”,而谈及进行系统的...

    2018-04-02
  • 国人生死观:重置前先充值

    孔子说“不知生,焉知死”,“六合之外存而不论”,先哲们似乎早在数百年前就为我们定下生死的大基调—不能聊,不许聊更不要想。于是,从那时起我们开始回避说“死”,如若不小心说了些不吉利的话,还会被要求冲着墙连呸几声或者摸摸木头去晦气,这种来自我们文化基因里的束缚,让几代、十几代甚至几十代的人似乎都缺席了一...

    2018-04-02
  • 少子化进程中葬礼的变化趋势

    我在2003年3月访问上海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参访了上海市宝兴殡仪馆,上海市宝兴殡仪馆始建于光绪34年(1908年)。我隔着窗户观看室内的葬礼,当事家族的一个人发现了我并邀请我参加葬礼。葬礼现场只有二三十人,仪式本身也略显简单,我排在哀悼队伍最后,跟着大家围绕灵柩走一圈,表示对逝者的哀悼。简单的仪...

    2018-04-02
  • 辞路,人生中最庄重的一次行程

    所谓辞路,简单地说,就是鄂西山区的老人们在生前自己身体力行地举行一场“人生告别仪式”。在自觉来日不多的时候,他们会选择一个恰当的时间走访自己的亲朋好友,借此为自己和他们做一次正式的生前道别。辞路是对生前事的追述,对生后事的嘱托、交代,这样的形式对当地人来讲,着实是一场人生中最庄重的行程。

    2018-04-02

新刊推荐 更多

1... 23456789 45